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新聞雜評(一百六十三)

信報 2017年8月12日
城市天眼
警傳召興德校長落口供
屯門興德學校涉嫌「影子學生」造假事件續有新發展,校長陳章萍【圓圖】稱病「潛水」後,周五(11日)終被警方找到,並傳召她到屯門警署落口供,據悉有人要求在警署以外其他地點會面,全程由律師陪同,警方當晚完成錄口供。警務處長盧偉聰稱會全力調查,暫未有人被捕。
陳章萍向教局發律師信
警方消息透露,落口供期間陳章萍態度沒特別,情緒平和,部分問題未有回答,警方暫不會再傳召陳到警署,但有需要時仍會邀請她協助調查。
教育局證實收到陳章萍的律師信,事緣局方在事件曝光後,向陳發警告信,指她涉及違反專業操守,致學校出現嚴重管治問題,要求她於8月14日與局方見面或作書面回覆;而陳發出的律師信正是要求局方解釋指控。
此外,興德學校校董會開學事宜專責小組周五繼續開會,討論校政安排;教育局委任的校董雷其昌表示,預計8月14日開始進行招聘教師面試,填補7個教師空缺,他相信9月可以順利開學。

1. 魔術師的大堂家姐係教小學的,有時 on and off 同佢講起工佢,從佢口中得知學校成班教師(當然連同佢自己)都是很小學雞 mindset 的,例如遇上問題班老師的第一個反應就係「唔關我事,唔係我整出嚟」,企係度唔知點算,跟一般「商界」(?)遇上問題需要想辦法解決的職場文化完全唔同。就好似近日「雌雄二肥亂港」中的女肥匪校長咁,收埋咁多餅卡「罰款」食到肚滿腸肥,真係只要有少少野心,惡死少少就可以治到班老師 tup tup 掂。唔怪得在大堂家姐口中的校長,十足十無王管的山寨王,基本上同「校獨」差唔多。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那日黃昏,我坐上了旺角開往西貢的紅VAN

傳真社取得CCTV片段未見有人被擄 更新:2017/08/15 02:05

《傳真社》取得林子健報稱被擄走位置附近店舖閉路電視片段,拍攝到林子健離開球衣店之後的三分鐘,有一名與林子健外型相似、戴口罩的男子在附近街道出現,並安全走向彌敦道,未見有人被擄走。林子健向《傳真社》否認是戴口罩的男子,形容片段匪夷所思。
民主黨林子健聲稱在油麻地被人帶走毆打,並在大腿上釘了二十一口釘。他星期一早上接受電台訪問時,再次強調是在油麻地被帶走。《傳真社》報道稱,取得林子健聲稱被擄走的砵蘭街近咸美頓街及碧街一帶六間店舖、一共九段閉路電視畫面,拍攝到林子健於當日下午五時四十一分步出球衣店,右轉沿砵蘭街往碧街方向行。
兩分鐘後,過了咸美頓街一間麵店,閉路電視拍攝到一名跟林子健身型、衣服和鞋相似、戴著帽及太陽眼鏡男子,在鏡頭下戴上口罩,向碧街方向行。這名男子橫過砵蘭街,過了對面行人路,對面另一間食肆的閉路電視拍攝到該名男子在四十四分沿砵蘭街反方向行去咸美頓街,期間一直垂下頭,最後轉向彌敦道方向離開。旁邊一間店舖的閉路電視,同樣都拍到他向咸美頓街方向離開,全程自己一人。
林子健否認戴口罩的人是他。至於他曾說過,當日下午四時許離開球衣店,與閉路電視拍到的時間不同,他說如果事發的時間有差異並不出奇,因為他當時沒有看手錶。

1. 「取得林子健聲稱被擄走的砵蘭街近咸美頓街及碧街一帶六間店舖、一共九段閉路電視畫面」
平情而論,CCTV有幾個 shot,片中男士睇落去較瘦,唔多似隻肥豬。不過黑警既然落得 charge,應該有更多證據,而唔會再重蹈當年因證據或程序不足俾假法人放生黃C的覆轍。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小鮮肉生煎包

話說月前魔術師仍在當僱傭兵時,有日到深水埗「公幹」直至放工(其實「出外公幹」都幾好,一來可以早啲收工直接走人唔使返公司,二來又唔使見到黃C上司同埋班小妹咁)。魔術師見為時尚早,想食完晚飯先返屋企,於是便周圍踱搵嘢食。
行到呢度,見到有生煎包套餐,一時口痕之下便入內幫襯: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AV狂想曲(十三)之 《雞蟲的二十一口釘(Twenty-one Staples on Whoremaster)》

「我唔理呀,你做M記,做地盤都好,總之出黎做,唔想再哂錢落你到,嘥米飯!!」
聽見平日唔會鬧我的老豆,竟然講到咁絕,我哭崩了,媽媽只好扶我入房休息。
我今年17歲,DSE剛放榜。雖然阿爸阿媽幫我搵左好多補習班,但我掛住玩,無心機讀書,結果只係得個位數。
我睡在床上,被角都給我的淚水沾濕了。我哭得倦了,回想起老豆的眼神...好,你要我「出來做」嘛!我便如你所願!
你不要後悔才好。
我下定決心,拿起手機,登入了相片分享網站,加入了PTGF的群組。17歲,卜卜脆;我對我的身材樣貌,絕對有信心。
很快便有了回應。
那是一名叫「大隻仔」的中年男子,約了我第二天在旺角見面。
我心情好了很多,止住了眼淚,收起手機,立心要睡個好覺,明天便是我人生的新一頁。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新聞雜評(一百六十二)

本來諗住寫甜古,但係一時間無靈感,等有多啲資料先;今晚就寫住新聞雜評先喇!
民主黨林子健聲稱日前遭禁錮毆打 更新:2017/08/11 17:12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聲稱,昨日在油麻地被兩名操普通話的男子強行帶走禁錮和毆打,到今日凌晨獲釋,西九龍重案組在他報案後接手調查。
在油麻地被人帶走及毆打的林子健展示他的傷勢,他雙腳被人打了二十口釘,肚部亦有傷痕。林子健表示,星期二收到一個由香港打出的 WhatsApp 電話,對方是他在擔任民主黨中委時認識,那人曾聲稱代表中央,叫他不要把球星美斯的簽名相片交給劉曉波太太劉霞。
星期四下午四時多,他去油麻地砵蘭街一間店舖買球衣,之後在街口被兩個帶口罩、操普通話的人強行帶上一輛客貨車及沒收電話,並將他迷暈。他之後被人打醒,發現自己四肢被綁著及蒙眼,平躺在硬物上,周圍很寧靜及有蟬鳴,相信是鄉郊地方。他之後再被迷暈,醒來時發現自己在西貢一個海灘,時間是凌晨一時許。
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對事件表示驚訝,但認為對方警告林子健的內容,與林子健被帶走毆打不成正比,以他的經驗來說,看來跟北京無關,事件的原因令人摸不著頭腦。
林子健在記者會之後,由民主黨議員林卓廷和支聯會秘書李卓人陪同到瑪麗醫院驗傷,被安排創傷及矯型外科留醫,他向駐醫院警崗報案,並提供了資料,他解釋沒有在凌晨獲釋後即時報警,是因為太累和太緊張,先回家通知李卓人和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水電鋪的貓仔(八)

有網友話魔術師近日跌哂 watt,都講得啱架。話說本來諗住份工太辛苦又唔想見到黃C上司,所以裸辭 take a break,一路休息一路搵工。點知無返工一個星期已經極度唔慣,周身唔聚財。好嘞,過咗一個星期之後,個人就開始愈來愈 hea 咁。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一百六十一)

逾四成人指一地兩檢損一國兩制 2017/08/08 17:18

自由黨就高鐵一地兩檢進行問卷調查,四成三的受訪者認為一地兩檢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但當中三成半人仍會接受一地兩檢模式。
自由黨上星期用問卷訪問 1,262 人,六成人贊同及非常贊同容許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出入境、清關、刑事執法等法規,三成三人不贊同及非常不贊同。至於一地兩檢會否對一國兩制造成負面影響,各有四成三被訪者認為會及不會。認為造成負面影響的被訪者當中,近四成二不會接受一地兩檢模式,三成半人會接受。
自由黨認為調查結果反映,市民近日透過社會討論及媒體,都了解到一地兩檢方案是權衡之下的選擇,亦認為日後政府到立法會解釋方案時,議員及市民會對一地兩檢有更多了解。

1. 咁得意嘅?超過六成人受訪者「贊同及非常贊同容許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出入境、清關、刑事執法等法規」,「三成三人不贊同及非常不贊同」,但係就有四成幾人「認為一地兩檢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假設全部唔贊成蝗國人員在西九口岸執法嘅受訪者(33.4%)都認為咁做會破壞一國兩制(43%),咁多出來嗰9.6%(=43%—33.4%)係咩嘢人來?就算扣哂無意見的4.9%,都有4.7%受訪者認為會破壞一國兩制但依然支持殺人政權「跨境執法」?即係話佢地都支持一國一制?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魔術師資產配置(2017年8月)

自從魔術師裸辭之後,便賦閒在家,得閒無嘢做最好就係數吓身家,趁有時間執一執個投資組合「陣式」,趁機「優化」一下每月收息組合...其實係唔想(或唔敢)學貪曾咁「玩鋪勁」就此收山唔撈,否則趁高沽哂所有投資組合轉收息資產就夠財務自由,仲使乜諗咁多嘢?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堅離地投資版

呢位安格斯,是在我城生活否?唔好話好似 Interactive Brokers(IBKR.NASD,下稱IB)呢類過江龍,本地產出的網上低佣證券行如一窿等都「深受用戶歡迎」,就連持牌錢莊例如美帝銀行呢類都有各式各樣的零佣優惠。「服務收費低至50元」就哇哇叫,你也未免太離地(或曰「跟時代脫節」)了吧?
信報 2017年7月27日
安格斯 港生活‧講投資
嚴打亂過馬路
「慢慢走勿亂跑,馬路如虎口,交通規則要遵守,安全第一命長久」,以上是政府90年代的交通安全宣傳歌曲,而過去數天絕對稱得上「交通安全周」,皆因警務處進行「全港行人道路安全行動」,於港九新界各區嚴打亂過馬路,票控罰款高達2000大元。不論軍裝或便裝警員,一旦發現違例市民,立即手起「簿」落,絕無人情可言。
站在十字街頭,當紅公仔亮起時,大家只得乖乖的站在路邊,誰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安格斯百無聊賴期間,拿起手機按下計時功能,一輪交通燈號轉換約為30秒。換句話說,行人要合法地橫過整條馬路,隨時要等上兩輪燈號即約需1分鐘。
交通燈應顯示轉換時間
那短短60秒也覺得不耐煩嗎?主要問題在於我們根本不知道,實際上要等多久才能橫過馬路,尤其遇着心急如焚趕車趕路時,根本懶理交通燈是什麼顏色燈號。
內地的交通指示則遠較香港出色,紅綠燈設有轉換時間顯示,司機和行人看着倒數器,一撥到「零」時便駕車舉步前行。只需這個簡單裝置,人車便不會過度爭路,減低意外事故傷亡率,為何港府遲遲不落實安裝類似裝置呢?
古代「亂世下用重典」行之有效,不好好嚴懲教訓一下,如何服眾?自從亂拋垃圾隨地吐痰的罰款倍加至1500元後,大家有否發現,街道較以往潔淨井然?一眾煙民亦規規矩矩地圍在垃圾桶旁「打邊爐」,至於「放飛劍」等不禮貌行徑,小弟也罕有看見。
刑法過於寬鬆,那並非叫「仁治」,反而往往弄巧反拙,難收阻嚇作用。平民就算犯案,也顯然無所畏懼,那法治何在?
當年電視神劇《包青天》,開封府擺放了龍虎狗三口鍘刀,上至皇親國戚,下至黎民百姓,觸犯刑法一視同仁,殺人者斬首填命。「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誰還膽敢胡作非為?
零佣金優惠勸散戶勿貪
在網上買賣股票未盛行之時,交易受到限制,必須由經紀來執行。佣金及行政等相關費用不菲,加上衍生工具也並非一般散戶玩意,因此小股民不敢胡亂投資。
時代變遷,安格斯聽聞,透過某本地證券行的網上系統買賣,「」!新客開戶更享數個月「零佣金」優惠。小弟不明所以,究竟這間持牌公司如何賺取收入,維持日常運作?
有散戶貪手續費低廉,不好好管理投資組合,胡亂買入賣出,如此肆意妄為卻能賺大錢的話,小弟「批個頭給你當凳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