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新聞雜評(一百九十五)

運輸署將落實撤旺角行人專用區 2018/05/26 23:12

油尖旺區議會早前通過動議,要求政府研究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運輸署最快四個月後落實細節,居民有何感想?表演者又會如何應對呢?
一堆勁歌熱舞,夜夜笙歌的日子,進入倒數階段,旺角行人專用區快將取消。周末不再封路,街頭演藝者的舞台將會消失,他們指總有辦法。
做生意的就指,有時聲量太大,與客人溝通都有困難,但一知道專用區要取消,又擔心生意受影響。 
正式何時殺街,運輸署指要研究,不喜歡的人要忍多四個月,但喜歡的人就只剩下四個月享受。
1. 魔術師放工後有時都會去 MK 行吓,不過通常都會避過那個行人專用區:畢竟就算係「非官方准許表演時段」,感覺上都有唔少人在「非法集結」,好鬼嘈,有開放時段同無無乜分別!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明月幾時有(Our Time Will Come)》:生於亂世便有種責任

呢一齣許鞍華作品,有啲《天水圍的日與夜》feel,只係背景變成了抗日戰爭,零零碎碎的述說着「義士也有正常人的生活」,唔係人人都咁轟烈的。可能有啲觀眾會睇唔慣「非英雄片」,但點都好,一定好睇過《十年》同《樹大招風》喇!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天哥劣師的自白書

成班有青同中剷劣師,講到咁鬼煽情,依家叫你演戲咩?做《義不容情》呀?
旺角騷亂案法庭聽求情後押後判刑 更新:2018/05/21 19:04

旺角騷亂案,暴動罪成的梁天琦、盧建民、黃家駒,由代表律師求情,梁天琦求情時指自己愛香港,想改變民主大倒退,他不會放棄,將來會為民主、社會打拼。法官質疑這樣求情,是否將使用暴力合理化,律師否認,又說不贊成暴力。法官押後到下月十一日判刑。
二十六歲的梁天琦離開收押所,他前面是同樣被裁定暴動罪成的盧建民,及早前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
暴動罪成的梁天琦,由代表律師蔡維邦求情。蔡維邦指梁天琦承認襲警罪,證明他不會推卸責任,所指的不止是罪責,更是他沒有推卸作為香港市民,愛香港的責任,想改變香港民主路上大倒退。 
蔡維邦形容,他自己的一代人不用做甚麼,便享受「天跌下來」的民主,直至一九九七前後,臨立會令民主減慢,但他這一代人什麼都沒做,只留給李柱銘、司徒華等爭取。 
他們只顧為工作、家庭努力 ,不少人現在變成達官貴人,擔任政務官、大醫生,貪圖逸樂,覺得年輕人搞亂香港,某程度上現在發生的事,是他或者他們那一代人造成。 
當其他年輕人大展拳腳、買樓買車,梁天琦要面對以年計的監禁,喪失自由,他指梁天琦承諾會保持赤子之心,不會放棄,答應香港人會站起來,為民主、社會未來捨身打拼,當然是非暴力的打拼。 
法官彭寶琴反問,蔡維邦這樣求情,會否等於將使用暴力合理化?蔡維邦指他不贊成暴力,亦沒有一個為其求情的人會贊成,又請求法官參考早前暴動案判刑,將襲警和暴動罪刑期同期執行。 
蔡維邦又指梁天琦在亞皆老街衝出去直至被捕是短時間,證明是沒預謀犯案,法官彭寶琴指梁天琦很早已經在現場,是否應該考慮這個因素,律師不同意。 
盧建民的律師求情時指,明白警員只是「打份工」,罪魁禍首是警方高層,或「更高層、一些他看不到的人」。他對當日行為感到抱歉,又指罪成後盧建民哭喊表示「睇住香港」,反問一個愛香港的市民,為何會變成罪犯?他又指暴動罪是政治,但法官不同意,指法庭處理的是刑事罪。 
黃家駒代表律師求情時指,他當日只是路過,一時衝動參與,主動認罪,深感後悔。法官聽取被告求情後,將案件押後至下月十一日判刑,當日亦會處理同案中未有裁決的一項暴動罪會否重審。

1. 梁天琦承認襲警罪,證明他不會推卸責任,所指的不止是罪責,更是他沒有推卸作為香港市民,愛香港的責任
D,呢條劣師係咪弗弗地?承認襲警罪,同「沒有推卸作為香港市民,愛香港的責任」有咩嘢關係?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Hea 裝95萬

主持人話要抄鎢絲 sir 嘅概念「夜晚訓咗,睡房幾大已不重要」並唔容易,究竟係咪暗串緊佢架(35:44—46:39)?
樓盤傳真 2018/05/05 2018/05/05 23:13

五月分新盤,將以一至兩房細單位主導,屯門御半山,雖入於二線位置,但竟然開出一線破頂呎價,新地摸底入地、摸頂賣樓,並繼續利用高成數按揭推人入市。但樓價高兼六月可能加息,用家面對雙重風險。 
居屋王富榮花園最平兩房放盤,綠表價也要 550 萬元,竟與補價後估值相約,居二價已經直逼自由市場。 
信和逸瓏海匯,鄰近消防局,需有緩解噪音裝置,驗樓單位 704 呎,窗設計不便打開,影響通風效果。 
銀禧花園兩房單位,改動間隔後,客飯廳加大,飯廳甚至夠空間加建開放式廚房。單位用色配合採光,加強空間效果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無課金三國無雙斬

D,要儲隻金武將,真係要打生打死花唔少時間,竟然8蚊就可以課到?好在魔術師唔係重度煲武將的玩家啫!依家納米課8個我城大洋,又多一隻金武將了,慳返唔少時間,都唔知幾爽!

***
話說這天魔術師在屯門市中心一邊排隊搭巴士,一邊以 iPhone 截圖寫 blog,但正在工作間,卻有巴士到站。由於魔術師正寫得如火如荼,欲罷不能,於是便繼續低頭以手機工作,一面只憑身影感應排魔術師前面的人的行勳。
「唔該借借!!」魔術師感覺到背後有人想躡位,同時又傳來一名年手青港媽的聲音,驚醒了魔術師。
魔術師抬頭一望,原來排在自己前面的三名貌似中剷的年青男女港豬,一人拿着俗稱「尿袋」的流動叉電,連接到另一人的手機,而呢位仁兄就在講電話,左扭右擰,最後一名女子站在一旁等候;而「三人行」前面的乘客早已上哂車。
「三人行」加上低頭族魔術師頂住成條被鐵馬圍起來的通道,唔怪得排後面的港媽想超前。
魔術師見「三人行」非常唔對路,便馬上起動超前,以免阻住後面。
點知魔術師一郁,左腳便踢中了一名幾歲大的小女孩。
「哎呀,墥到佢呀!」好在港媽拖住小女孩,小女孩只是輕輕地被魔術師擠至墥到鐵馬。
原來魔術師感覺到背後想超前的「東西」,就是那小女孩。
但魔術師今次卻連道歉都沒有:你港媽一句「唔該借借!!」,話音未落,半秒都唔俾機會魔術師移動,小女孩已搶位躡在魔術師腳邊;你港媽仲要係拖住小女孩由她領軍橫衝直墥,那不是找死麼?
魔術師幼承庭訓,一向的「「唔該借借」是用來提醒站在魔術師前方有礙行動的人,魔術師都是會等對方移動了,自己才動身的,而不是像現在的港媽有青一像,急到好似趕住去死咁。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嬴在射倉前

上回講到(見《魔術師每月收息組合(2018年5月)》),魔術師一向都係用 AEK/HSEA/HSEB 來頂住大貓卓越理財的最低存款額,計埋有百幾萬我城貨幣便算;現在三巨頭全被回購變現,魔術師便想趁機集合資金,將所有帝股集中在 Interactive Brokers 賬戶中處理。問題就係點樣搵替補來頂住大貓卓越理財的最低存款額(無可否認大貓的卓越理財分行真係幾好坐,同埋服務都唔錯)。
思前想後,結果就係決定將複式盈富組合(只得盈富基金(02800.HK)一隻成份股)轉往大貓。雖然大貓每個月要俾25個我城大洋(即係一年300蚊),但點都好過買債基。緊接下來的問題是,下一步是否就直接由美帝銀行的港股戶口將盈富基金射倉到大貓呢?
(圖片來源:香港匯豐 個人理財 > 服務費用 > 投資 > 本地證券服務費用詳情, retrieved on 17 May 2018)

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新聞雜評(一百九十四)

有線電視記者都江堰採訪時被毆打 更新:2018/05/12 19:12

本台記者陳浩暉早上在四川都江堰採訪時,突然被不明人士毆打。兩名男子其後一度企圖將他帶往派出所,整個過程持續大約十分鐘。
當地宣傳辦人員其後帶記者往醫院驗傷,驗傷報告指記者被群眾毆打致手腕疼痛麻木,引致咳嗽。
1. 睇片,有線記者稱該些打人的「不明人士」自稱「老百姓」,而這些「老百姓」指記者係壊人,所以要打佢,並搶去其拍照用的手機(!)。但奇就奇在,當宣傳辦人員到來,那些「老百姓」卻很識趣地放人,猶如黑社會毆鬥一樣;而記者問返宣傳辦人員,那些「老百姓」是什麼人,宣傳辦人員卻說不知道。嗱,呢啲就真係殺人政權唔好嘅地方:呢啲唔係班黃C有青開口埋口的無自由、無法治,而係整個國家和城市的管理混亂;可以有大批「無制服人士」(城管?)光天化日下打人搶嘢(維穩?),似乎有大批體制外的人執行「公職」(?),而不被追究。這不是法不法治的問題,而係整個社會秩序管理上,體制上的問題。如果「執法人員」各有司職,備受其相關行事守則監管,杜絕「體制外」的「外判工」,則自能彰顯法治矣。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低端人口魔術師

眨下眼又到咗報稅的季節。今年的綠色信封特別薄,打開就只得一張紙張版的報稅表。基本上呢封信係唔使理會嘅,事緣魔術師係用網上報稅,一打開相關網頁,便見到報稅系統已將根據魔術師以往的紀錄預先上載了個人資料部份;而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就連入息部份也根據僱主所呈報的資料預先填好了...咪住!點解唔見咗職位嗰欄嘅?填啲唔填啲,真係激鬼死!

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Claim 完保險再食雞

真係估佢唔到,魔術師昨天下午將申請表以電郵寄回法國醫院(見《續・天敵(四)之保險佬》),今日就收到電話話藥費清單已經準備好,魔術師可以隨時去會計部拎。會計部仲要係收晚上八時,魔術師放咗工去剛剛好;而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打印呢份清單係唔使收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