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新聞雜評(一百七十一)

馮敬恩及李峰琦被判社會服務令 更新:2017/09/21 20:28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及外務副會長李峰琦,去年一月衝擊港大校委會,分別被判罰社會服務令 240 及 200 小時。裁判官解釋,是接納兩人並非有預謀犯案,而且已展示真誠悔意。港大發言人說尊重法庭的決定。律政司則表示,會研究裁判官判刑理據和主控官的報告,再決定是否需要跟進。
結了港大領帶的馮敬恩到法院接受判刑,他在庭上向裁判官呈上自己寫的求情信,說自己出身草根、父母離異,考進大學,開闊眼界,希望貢獻社會,傳承多一份責任。他本來希望守護港大,但事件卻損害了港大,他感到後悔。他沒想過造成混亂,無意傷害任何人,對校委會表示對不起。經一年多的反省,他認為要真誠對話才可解決問題,又明白社會對大學生有所要求,要尊重別人,有節有理去表達訴求,才會贏得支持。
港大校長馬斐森及多名港大校委為兩名被告寫求情信,包括在事發當晚被圍困後不適的紀文鳳,亦為李峰琦寫求情信,說知道他真誠反省、非常後悔,接受他的道歉。
裁判官高偉雄在判詞中表示,接納兩名被告沒有預謀犯案,亦沒有證據顯示,當日的集會和示威是兩人策劃。他亦強調沒有忽略馮敬恩當日說過「隊冧佢」在字面上的意思,是嚴重和極具攻擊性,但不認為整句說話的意思,是希望群眾嚴重傷害李國章。
高偉雄認為兩名被告已展示真誠悔意,重犯機會低,而且都沒有刑事記錄,最後他決定馮敬恩企圖強行進入、刑事損壞以及公眾地方擾亂秩序,三項罪名判罰 240 小時社會服務令,即社會服務令刑罰的上限。而李峰琦一項阻礙公職人員執行公務罪,就判 200 小時社會服務令。
兩人離開法庭時,表示多謝代表律師和家人的支持,他們拒絕評論法庭的判決,但表明不會就定罪和判刑上訴。裁判官判刑時提醒兩人,大學生的身分不只是光環,也是緊箍咒,一旦有自以為是的心便可能喪失理智,希望他們履行社會服務令,加強守法觀念。

1. 雖然話「隊冧佢」係有將理過彰就地正法的意思,但馮莖陰等藍大學生會仝人並無即場派牛肉刀與及水喉通等武器,看不出馮仔真係有將理過彰當場格殺的意圖。如果真係以「隊冧佢」三個字入罪,當然唔係話唔得,但始終都有點「文字獄」之嫌。現在假法人監生話「隊冧佢」未必係指理過彰,粗暴地找個藉口為馮仔開脫,都算係仁至義盡;俾着魔術師,或者會照樣以「刑事恐嚇」入罪,但就判最低的監禁懲罰,講到明以警傚尤,叫班有青以後講嘢要小心啲。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信和模型屋

雖然話有錢便是任性,但係點解我城有咁多鍾情於模型的 kidult,但係就未見過有成屋都係書嘅文青做裝潢個案嘅(36:00—46:53)?
樓盤傳真 2017/09/02 2017/09/02 23:06

屯門納米樓「城.點」搶閘,首批連加推 116 個單位,有三伙低於 300 萬元有交易。
符合按保門檻的二手樓會較具承接力,如果以 600 萬元做預算,找一個三房單位,會是什麼類型的單位?
油塘 PENINSULA EAST 入伙,2015 年開售時,42% 的單位 600 萬元以下,瞬間沽清,其實平得有道理,因為長遠景觀才是最大隱憂。
男戶主是模型迷,收藏量多得驚人,一住廿二年的駿景園 1400 呎單位,一家五口三代同堂,翻新過後甚至有條模型隧道,男戶主就最滿足。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一百七十)

哈哈,777竟然識講有青語言:「講下都唔得咩」!
大學掛港獨標語林鄭指暫無須介入 更新:2017/09/19 14:06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大學校園內張掛港獨標語,是有組織有系統的行為,衝擊一國兩制,破壞中央與特區關係,必須停止。她又不點名批評近日有人作出粗暴、侮辱及恐嚇性言論,不論立場是甚麼,都不能接受。
連續兩星期行政會議前見記者,均是談及大學港獨標語,林鄭月娥重申這不是言論自由,或者學術討論的問題。
她接著表示校園港獨爭議,不幸散播到社會上,激發出一些文明社會不能夠接受的言論。她沒點名說是誰,傳媒多次追問是否指何君堯,早前集會上「殺無赦」言論,是否等同鼓吹暴力。
她指希望修補社會撕裂,不想再見到兩極化的紛爭,希望各方能冷靜下來,是其是、非其非。
中大學生會今晨在校園掛出「反對二十三條立法」橫額,表明會捍衛言論自由,即使有些言論與《基本法》有抵觸,亦受言論自由保障。
而在中大懸掛了兩個星期的「香港獨立」橫額仍未拆除,學生會表示一般宣傳品,張貼限期是兩星期,但由於校方早前曾表示會跟學生會溝通,並承諾溝通前不會拆除港獨橫幅。現在校方仍未定出開會日期,因此學生會亦不會拆標語。

1. 墥棍搖真係唔話得,統領成班愛講力版憂國騎士團(《銀河英雄傳說》)擺明俾張好牌777上。魔術師舉腳贊成逮捕墥棍搖,叫佢求仁得仁;反正依據案例,就連馮莖陰的「隊冧佢」都可以脫罪,「殺無赦」更加無指定對象,墥棍搖就算被告上法庭,9成9都可以無罪釋放,仲可以學黃C咁行出法庭 selfie,並大呼「法庭的判決彰顯了公義」添!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阿嬸政傳

在漆黑的房間裡,只有微弱的燈光。
燈光昏黃,來自一盞舊式的檯燈,照亮空無一物的木製辦公桌,和桌後的一張木椅子。
木椅子也是很舊式那種木製的、四隻腳的那種木椅子。
有如中小學課室一樣。
門打開,外間的光線照了進來,原來辨公桌就在房間的正中央。
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房間。
先行的一人悠然地行到桌子後面,拉開椅子,坐下。
後面的一人卻兀自站在門旁,讓門打開,方便先前的那人找到座位。
「阿嬸,可以了。」先前的那人坐定,對門口的那人說。
阿嬸連忙輕手輕腳的關上了門。
房間又回復黑暗。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新聞雜評(一百六十九)

「佔中九子」拒認罪 邵家臻料重囚失議席:但沒想過斷年計
2017-09-13 07:17

下周二將是首批9名佔領運動參與者的審訊日,因為佔領運動而晉身立法會的社福界邵家臻就是被告之一。當年擔任金鐘大台「咪手」的他,事後響應公民抗命承擔罪責而自首,本想着判刑不會超過一年,但在反東北案覆核重判後改變想法,最壞打算是入獄兼失議席。他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又透露「佔中九子」會堅拒認罪,「如果你告我甚麼我都接受的話,我不覺得這個是胸襟,我覺得是投降。」
因參與佔領運動而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兩罪的邵家臻表示,作為公民抗命者當然會承擔罪責,但強調要考慮後遺症,指控方今次以公罪妨擾罪起訴「後果好深」。
他透露,9名被告會集體不認罪,要求安排抗辯。對於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批評佔中發起人沒有政治胸襟,就控罪討價還價,他反駁指律政司亦「揀嘢告」,「點會用一條幾十年都沒用過的公眾妨擾罪去入呢」,並指自己早於自首時承認參與未經批准集會,批評現時控罪不準確,「無理由告我非禮,我都認㗎嘛」。
「未經批准集會,你想會判多久啊,沒損傷的集會,社服令都有啦」,他坦言當初自首以為刑期並不會超過一年,但經歷反東北案重判,他就不敢估計刑期長短,「我有心理準備入獄,但沒想過是斷年計,隨時是7年的陰霾」,「好似有些事beyond(超越)法律知識」。
不過,他最近已重新啟動「入獄mode 」,一一向母親及女友等詳細解釋情況,交代善後工作,又為自己作好思想準備,提醒自己要如常生活,「鍾意嗰啲嘢咪繼續囉,你唔可以日日都憂心忡忡㗎嘛」。
若最終入獄超過3個月,意味邵家臻將會步其他被「DQ」議員後塵,喪失議席。他認為這是佔領運動未完結的徵兆,「這個咪清算期囉,iconic的人紛紛要找數」
他指由上一屆政府開始的「暴風雨」,未來5年會持續,「政府是透過恐懼令每一個人原始化,令人自己都搞不掂,不講那麼多」,並寄語議會內外的抗爭者要互相取暖,「正如捐錢予小麗,是要有一些政治犯支援基金,援助小組出現」。
經歷多場DQ案及社運案件審判,邵家臻指年輕一代「元氣大傷」,面對反一地兩檢及修改議事規則等戰線在議會內外蔓延,他承認議會內外缺乏同步的力量,但認為過去與民主派不相往來的本土派大學生,都一同迎戰是好開頭,「反一地兩檢是民間社會分崩離析後新一輪的團結」。
他又認為目前時間不容許民主派逐樣迎戰,「簡單來說就是逆境波,要守,要突襲」。
1. 「點會用一條幾十年都沒用過的公眾妨擾罪去入呢」
真係幾好笑,條罪一日未廢除,一日都可以用,幾十年都未用過的罪就唔用得嗎?成班佔派又封路將交通當成係籌碼跟政府談判,又要查黑警飯盒,就連今晚食乜餸都要管埋,呢啲事情真係唔只幾十年未發生過,直程係我城開埠以來首見,咁又點計數先?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城市論壇論有青政策(2017年9月10日)

估唔到今集竟然係群雌粥粥,來個四娘教子格!魔術師今次 quote 唔到咁多,主要都係評論下各女將的表達風格,有興趣的讀者就自己睇片喇!
城市論壇:論青年 ,囚學生;和風起, 歪風散?(How can Carrie Lam build up a competent and responsible youth force?)

RTHK 香港電台
Published on Sep 10, 2017
新一季的第一集, 10/9/2017 (星期日) 正午1200至1300播出!
地點 : 維多利亞公園公園
台上嘉賓:
游蕙禎 青年新政成員
Yau Wai-ching Member, Youngspiration
林琳 荃灣區議會議員
Lam Lam, Nixie Member, Tsuen Wan District Council
方國珊 西貢區議會議員
Christine Fong Kwok-shan Member , Sai Kung District Council
吳思諾 民主黨成員
Senia Ng Member, The Democratic Party
蘇敬恆主持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新聞雜評(一百六十八)

中大副教授涉謀殺妻女被捕 更新:2017/09/11 19:05

中大醫學院副教授許金山的妻子及女兒前年於車內,吸入一氧碳中毒死亡,兩年多後案情有突破發展,警方今天拘捕疑犯,被捕的,正是許金山。他涉嫌謀殺妻女,早上被捕,同日提堂,他暫時毋須答辯,押後十月十六日再訊。
五十二歲的許金山是中大醫學院、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副教授,早上在馬鞍山大洞村住所被捕後,在馬鞍山警署接受調查。他被黑布蒙頭,押解到沙田法院提堂。
控罪指許金山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於西沙路西澳村對出巴士站,謀殺女子黃秀芬及許儷玲,兩人分別是許金山的四十七歲妻子,與十六歲女兒。
她們當日昏迷於馬鞍山西沙路近西澳村一輛黃色私家車內,送院後不治。驗屍結果顯示,兩人是吸入一氧化碳中毒致死。事隔兩年多,沙田警區重案組早上六時拘捕許金山。
許金山應訊時神情冷靜,不時看向公眾席,庭上讀出兩項控罪後,他示意明白。被告暫時毋須答辯,案件押後至十月中,於東區裁判法院處理,期間被告要還押。
中大回應指,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會按既定程序處理許金山的教職事宜。
1. 尋晚(2017年9月11日)陶藝才子及其拍檔在電台節目中以一貫得戚而又懶 critical 的語氣質疑,如果教慾界話要抵制人患大畢業生的話,咁呢單謀殺案又使唔使抵制所有鄉大醫學院畢業生?點解又唔見奶媽、校長等人出來譴責?陶藝才子講完之後當然係配以其招牌冷笑聲以作示威,慌激你唔死咁樣。查實言論自由、廣播自由等可唔可以唔好咁「絕對」,起碼唔好俾啲KOL利用公共廣播空間,以有佢講無人講的方式宣揚歪理呢?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給校長的警告信

想起那些年魔術師在鄉大念書的日子,也曾遇過在鋒火台前捉校長出來批鬥的一幕:當事人是靚錕,議題是四改三。當時鄉大的四年制就是跟藍大的 differentiation,四改三豈非是跟藍大跪低,呢一世都唔使旨意抬起頭來?作為暫取生的魔術師,當然唔同意「光纖爸B」作出如此「喪權辱校」的決定,而唔會理解校方「背後的理由」(例如政府的資源分配),以致「不得不如此」作出接收 A-level 同學的安排。
江山代有人材出,進入21世紀,學生都唔會再批鬥校長,而係直接向校長出警告信(標題十足十黑警那些即將發射胡椒噴霧的旗幟),再唔聽話就聽炒魷!
致張仁良及權貴們:虛偽有限度 請勿越過學生底線 週六 2017-09-09

自本月七號起的民主牆蔡氏標語掛起為止,校長及權貴對本校學生一直窮追猛打。當昨晚標語主角換成中國異見者劉氏夫婦,權貴們一反常態全部襟若寒蟬,反差之大令本關注組為之錯愕。

在此,本關注組向校長以及權貴提出三點質疑,虛偽要有限度,請勿超越學生底線。
禍不及家人,那應否都禍不及學生呢?
校方一開始已經高調處理事件,在社交媒體主動貼文並向全校師生發出電郵,更主動向傳媒曝光事件。明明本來一件校園內政事件,現在是誰令全校遭受攻擊?是誰令無辜學生一同受到傷害?是誰故意主動放寬保安規定?
再者,昨日在張仁良在召開記者招待會,高調交代涉事人士身份和稍後行動的同時,一群不知名的外校人士手持橫額和標語,在教育大學行政大樓和中央廣場示威。他們在上述地點叫喊標語,要求校方開除涉事的學生。
學校保安不單未有核實入校者的身份,亦未有阻止該人等的滋擾及辱罵學生的行為。當時正值午飯及上課時間,此類叫喊聲對正在上課的學生構成嚴重滋擾;也對正在午膳的師生構成保安問題。
校方並未核實外校人士的身份,或作出任何登記,肆意容許其在上課的學術大樓別及行政大樓叫喊,對本校師生作出騷擾;
,令師生懷疑校方是否故意更改保安程序,容許任何外校人士進入並配合其高調處理事件。
此外,上述外校示威人士在進入校園範圍後並無受到阻撓及核查,即表示校園已成無掩雞籠,如入無人之境,保安淪為紙板公仔。在九月八日中午的一段時間,整個校園師生和職員的安全頓失保障:今天他們能夠自由進出中央廣場,那麼明天則能夠進出各個教室演講廳,繼續他們的所謂示威和妨礙學術工作。
校方是否借此等人士正在或企圖干預校政?大學校政行政自主,任何外來人士不得干預,張仁良卻在此時此刻,放此類人等入校,實為荒謬。身為一校之長,張仁良責無旁貸,理應對師生和各級教職員作出合理交代。
而且,以張仁良為首的校方,除早前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及國際人權公約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再度越過法律底線,違反個人私穩條例所保障之當事人身份的個人資料,公然出賣學生隱私予傳媒。
一校之長,不但沒有像以住教院風波中的莫禮時教授去保護學生,更落井下石,是令學生成為眾矢之的之始作俑者。
勿當道德判官 不要「冷血」對待教育
若張仁良/教育界/社會要大義凜然談道德價值,指責學生「涼薄」、「冷血」、「無人性」,麻煩不要雙重標準,請一同指責校長張仁良助紂網絡欺凌,教育界是非不分!
作為一校之長,張仁良竟然對着傳媒及社會大眾聲稱要將涉事人士放上網公審,公然鼓勵大眾網絡欺凌、網上批鬥!我等實在難以想像一個校長要多麼「涼薄」「冷血」,才可以再度濫權,越過個人私穩條例的學生本身意願,公然出賣學生隱私予傳媒,讓自己學校的學生遭受網絡霸淩攻擊。難道這樣就不冷血了?若是學生第一次犯錯,就說可能要開除學藉就不冷血了?教育界說要取消教大其他無辜被社會輿論牽連的實習學生資格,施行連坐法,這樣的教育就不冷血了?
各位家長,未來老師,大家想像一下,如果你的子女/學生第一次犯錯,校長動輒就要開除你學藉,你會怎樣?
即使未知是否外校人士,如果你的子女因為犯錯,被學校放上網絡公審,你會怎樣?
如果你的子女/學生的學校有人犯事,因為校長高調向傳媒「攞彩」,而且教育界/社會大眾又不分青紅皂白,導致你的子女/學生被受牽連,你會怎樣?
我們不要這樣的校長,不要這樣的教育。
所謂標準,只是為了趨炎附勢攀附權貴,實屬可悲!
而校方處理劉曉波夫婦標語的態度明顯與之前不一,僅譴責了事。這說明了大學的所謂標準,只是為了趨炎附勢、攀附權貴。
劉曉波作為中共眼中的異見者,而其遺孀劉霞正被消失和軟禁多時,作為六四民運的義士和零八憲章的起草人他們對社會貢獻之大,其他人難以比擬。
在蔡若蓮事件發生後,校長以及一眾建制中人包括校董會主席馬時亨、議員陳恆賓、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和特首林鄭月娥等人自蔡氏標語掛上後,先是擺出極高姿態在不同場合一直口誅筆伐,批鬥本校學生,整個社會仿如下達江湖追殺令般封殺本校學生。
反之,當同一性質的事件再發生,只是主角換成中共異見者而非港共權貴時,他們冷處理、他們無視、他們僅強烈譴責,他們只會回應蔡副局長而非劉氏夫婦之事,無記者會,無Facebook貼文,無全校電郵。
而這次的標語正正突顯出校方以及整個社會在是次民主牆事件中的虛偽、偽善及雙重標準,一眾趨炎附勢之徒提出雙重標準,偏袒權貴之虛偽,道盡港共的「兩個凡是」:凡是建制派支持的人,我們支持;凡是建制派無視的人,我們無視,所以兩件事中的後續回應有天淵之別,而這種明明白白的偏袒對本校學生極不公平。
師生必須團結一致 守護所珍愛的教育大學
本關注組對一夜收到幾百封同學的聯署電郵,表示願意與大家一起同行,捍衛校園言論自由。在此,本關注組表示萬二分感謝。
在母校沉淪之際,我們必須更顯堅強,勇敢團結一致,堅守言論自由的底線。我們不是搞批鬥的校園紅衛兵,我們只是想和平理性地守護所珍愛的教大校園。
在此,本關注組懇請大家,發起「一人一信致張仁良的行動」,譴責以張仁良為首的校方出賣學生,雙重標準,並要求保護學生,尊重言論自由,放棄開除學生學藉。
格式如下
「香港教育大學
校長 張仁良教授台鑒:
我 X X X 現強烈譴責以張仁良為首的教大校方出賣學生私隱,雙重標準處理劉曉波夫婦標語,任由社會輿論壓力繼續傷害學生。
我 X X X 現要求以張仁良為首的教大校方保護所有學生,尊重香港法例下的言論自由,放棄開除涉事學生學藉,放棄向教育大學學生會施加壓力。
敬祝
教安
X X X 謹啓」
請寄到:
scheung@eduhk.hk
poffice@eduhk.hk
發起組織:
教大言論自由關注組
教大關注勞工權益陣線
聯署組織: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讓一切隨瘋

日前跟友人聚會,席間竟然有人問魔術師閒時有無煲劇,魔術師當然就話無喇。講講下,原來CCTVB最近重播咗《天地豪情》,記得當年同老豆一齊睇首播,吳美珩所飾演的阿 Joe 真係叫魔術師眼前一亮;而最吸老豆睛的,卻是雪妮所飾演的媚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