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紫白飛星算命格

日前有讀者問魔術師點樣去計算命格。其實中國玄學術數流派甚多,各風水命理體系的命盤或命格推算方式各有不同;魔術師主要學習紫微斗數及風水,八字就唔係咁熟,故此有時以術數玩下投資理財 IPO,都係 just for fun,唔使太認真,一切計算從簡,以風水學上的紫白飛星配河洛理數、五行八卦,與及少許八字的皮毛就夠玩。

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

新聞雜評(一百八十二)

民主派立會補選初選過萬人投票 更新:2018/01/14 23:20

民主派初選結束,全日多個票站都出現人龍,民主動力表示有超過二萬六千人投票,超過原先預計的八千人,初選結果明天公布。
入夜後,新界東的大圍票站仍然有不少人排隊等候投票。而在早上,九龍西的黃埔票站已經大排長龍,在石硤尾票站,人龍亦排至社區會堂外。
九龍西三名候選人各出奇謀爭取支持,民主黨袁海文出動現任立法會議員的黨友撐場,姚松炎則獲得香港眾志和公民黨協助拉票,他與另一名候選人民協馮檢基更在票站外相遇。馮檢基則在區內巡遊呼籲人投票,又出動免費穿梭巴士。新界東方面同樣有三名候選人,包括上屆敗選的范國威、第一次參選郭永健,以及張秀賢。
主辦的民主動力原先預計會有八千人投票,但投票時間過了一半,已經有超過一萬人投票。整個初選的結果會在星期一下午公布,兩區取得最高票的人,就會代表民主派出選三月立法會補選。
1.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又真係估佢唔到販民仲有咁多老本可咬,呢個小圈子初選竟然會有成2、3萬條黃C(?)投票,睇怕三月補選被DQ4席都係會重歸販民手中。建設派「建設」咗我城咁多年,「無功勞都有苦勞」,估唔到單議席單票制對販民無上風,多議席多票制又益埋啲隨時連社團註冊都無、稱不上是「政黨」的笨土小政團。建設派搞咁多年都仲係兩頭唔到岸,變成一系列「夾心政黨」,真係情何以堪!

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魔術師沉船基金(2018年1月12日)

是次抽希瑪眼科(03309.HK) IPO 都有諗住長揸,除了魔術師比較喜歡醫療股之外,今次咁啱墥正資產配置微調比重時「沽多一手匯豐(00005.HK)太多,沽多一手匯豐又太少」(見《魔術師資產配置(2018年1月)》),於是一於沽多一手大貓,又買返少少希瑪眼科來填返個差額;反正呢個係沉船基金,一於便入飛描籤,投資期可長可短,彈性比生活基金等高得多。
魔術師生為水命,水剋火,我剋者為財,眼科已經係屬火,股票編號又哂魔術師條命,抽嘅股數一於又係要同火有關,於是便少少地抽9手18,000股,取其九紫火之意也。
(圖片來源:港交所披露易 > 希瑪眼科:上市文件 - 黃色申請表格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家有墥頭櫃

首置單身狗,買唔起西營盤800萬的300呎劏房則,改入手樓齡37年的同樣大細的一房,樓價打個6折,主持話樓價480萬,做埋按保,但就只係做7成半按揭上會(37:00—46:44)
樓盤傳真 2017/12/23 2017/12/23 23:11

北角海璇開標後,區內二手放盤普遍反價 3% 至 8% ,個別更瘋狂反價 20% 、涉及過百萬,今集會跟進買家追價程度。
用市區價錢,可以升格住西頁洋房御花園,看來十分吸引。但即使業主索價不算進取,問題是買家需有足夠首期。
何文田皓畋,發展商嘉里 11 月初,推出長達 15 年的一按只供息計劃,成交按月飆升 4 倍,買家當中有34%揀選此方案,但小心樓價已拋離租金。
300 呎一個人住,將間隔拆去改成開放式,擴大空間。但擺完傢俬,空間便會收窄,有什麼解決方法?

2018年1月11日 星期四

10個工作天搞定大貓取回多收股息稅

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收到存放在大貓證券戶口的 Qwest Corporation 6.75% Notes due 2057 (CTDD.NYSE) 的債券利息,但大貓卻當成是股息,扣了30%股息稅。

2018年1月10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一百八十一)

鄭就物業懷疑僭建地庫深表歉意 更新:2018/01/06 19:04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首日履新,就有報道指她的物業懷疑僭建地庫。她表示購入後沒有改動過,已委託認可人士跟進,以配合屋宇署的調查。本身有特許工程師資格的鄭若驊又承認自己警覺性不足,對引起不便深表歉意,她昨天已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報告事件。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大欖海詩別墅的四號獨立屋,是在二零零八年用二千六百萬以公司名義購入。在她上任第一天,便有傳媒報道指屋內有一個僭建地庫,亦有數處與圖則不符的地方,包括天台建築物,及花園的玻璃陽台。鄭若驊第一次在律政中心見記者,便是要為僭建風波解畫。
屋宇署稱十二月底收到傳媒查詢,並在星期五派人去視察,但未獲屋苑管理人員安排進入,已在現場留下通知書,會向法院申請手令進入,又指暫時未能確立屋內的狀況。屋宇署又表示傳媒的查詢,同時指旁邊的二、三號屋懷疑都有僭建。而三號屋的業主,是七十七歲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潘樂陶,他在二零一二年,即是比鄭若驊遲四年購入。兩個單位的花園中間有一道門相通,他早上曾在鄭若驊家中離開,並在下午再出入別墅。鄭若驊表明潘樂陶是她的丈夫,而這次是她首次公開丈夫的身份。
鄭若驊表示,如果事件最後牽涉任何檢控或法律程序,她將不會參與,防止有表面或實際上的利益衝突。屋宇署亦強調會依法辦事,一視同仁、不偏不倚地執法,不會受涉事人的身分影響。
署方指鄭若驊夫婦住宅有九處僭建 更新:2018/01/09 19:36

屋宇署早上到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丈夫潘樂陶的兩間獨立屋調查,證實兩間屋共有九處地方有僭建物,包括兩個都是五十平方米的地庫。
屋宇署職員早上十時到屯門海詩別墅,先去視察鄭若驊的四號屋,結果發現有四處地方有僭建,包括五十平方米的地庫、花園一個五米闊的落地玻璃擴建物、高二點五米的天台屋,和地下車房外 L 型玻璃簷篷。
他們之後到潘樂陶的三號屋視察,同樣發現僭建了五十平方米的地庫,而這邊的地庫更深,比鄭若驊那邊的樓底高了一米,兩個地庫並不相通。另外還有天台屋、兩層樓高的外牆擴建物、花園一米深的水池,以及兩個在車房的玻璃簷篷。
屋宇署用了約四小時才完成視察,認為樓宇結構安全,但僭建物是否要清拆,屋宇會說會按一貫政策執法。在屋宇署職員離開後,隨即有貨車運載竹支去到別墅。
由於一至六號屋都被傳媒查詢是否有僭建,屋宇署職員這次只是進入三、四號屋,並會再聯絡其他屋業主,約時間進去視察。

1. 經一事,長一智。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先有唐唐前車之鑑,你個鄭樺樺都仲唔醒水,重覆犯錯,仲要言偽而辯。乜鬼「表示購入後沒有改動過,已委託認可人士跟進,以配合屋宇署的調查」,你兩公婆都係工程師,唔係無知婦孺,無可能用呢啲咁低庄的藉口來開脫。錯就要認,打就企定,斷正唔認衰,仲要賴三賴四,簡直係關公災難,想激死777乎?睇惜777唔係念在同你樺樺份屬同宗,早就拉咗你去斬了!

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思辨練習題之唔知第幾次跟煉穴腫抬槓

魔術師一向好喜歡用八卦周刊標題「揭開某某某私生子之謎」,然後內文就是「某某某並無私生子」來嘲諷那些不知所謂的標題黨。想不到,昔日文壇健筆之一的煉穴腫,投向黃C巷蜀之後,便是落得相同下場!
香港真的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練乙錚
2018年1月2日

可以說,在英國1997年把香港歸還中國之前很久,這個城市的各大民主派領導人就已同中國政府達成了默契。這些政客在香港被稱為泛民主派,他們認為香港回歸後,中國政府將授予香港真正的選舉民主,因而支持香港併入一個大一統的中國。這似乎至少是推動香港基礎法律文本《基本法》的動機。
20年後,顯然有了新獲得的財富與力量撐腰的中國政府,似乎已經違背了這些條件。但是,一些泛民主派領導人——大多數人與香港民主黨有關聯——依然堅持原來的立場。不論是出於真正的愛國主義還是害怕北京的報復,他們都繼續支持中國擁有香港合法主權的觀點。
但這是真的嗎?其他一些泛民主派的倡導者並不這樣認為,他們當中既有高瞻遠矚的年輕人,也有老一輩知識階層。他們援引歷史作為證據。
上個月,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一個論壇上,有幾位學者探討了他們對香港與中國大陸關係的研究。這些學者把英國對香港的殖民統治(特別是「二戰」後相對開明的時期)與1997年以來的中國的委託統治(日益嚴厲)相比較,進一步證實了這個非正統卻又日益流行的觀點:目前的香港在政治方面並不比英國統治時期更好,在某些方面甚至可能變得更糟。結論:讓香港自行管理自己可能會對它更有益。
醫生出身的歷史學家徐承恩前不久出版了一本456頁的書(只在香港和台灣發行),名為《郁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書中認為,香港和中國幾乎沒有多少共同之處,它們的命運也截然不同。他說,香港人與中國北方佔大多數的漢族人存在種族、文化和語言方面的差別。從1842年到1997年,它既不受中國的國民黨政府領導,也不受共產黨政府領導,而是由英國人統治,香港已經形成了一種獨立的宗教、法律和政治認同。
這樣的立場是煽動性的,當然也是非常有爭議的。「香港不是中國」已經成為這裡的分裂主義分子最喜歡的口號。隨著這種情緒的增長,中國政府和它在當地的支持者一再重申,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然而,歷史記錄提供了一種截然不同的解釋。
根據多種古代文獻——特別是《淮南子》和《史記》——香港屬於範圍更廣大的南方地區,今稱嶺南。通過秦朝臭名昭著的第一位帝王秦始皇於公元前221至210年期間發起的一系列殘酷的軍事征服,嶺南首次被併入中央帝國。上海復旦大學歷史學家葛建雄稱,這些征服是中原地區漢族對周邊非漢族人進行殖民統治的非正義戰爭。
類似的征服隨後相繼發生,最終以乾隆皇帝在18世紀末期完成的「十全武功」為頂峰,標誌著清朝達到鼎盛時期。然而,嶺南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除了少數城市地區之外,遠在北方首都的中央政府並不能有效地統治這裡。相反,這個地區主要是由經中央政府審查的部落首領依據當地風俗管理的——這樣的安排看上去既是英國對香港統治的原型,也像是如今決定香港與大陸關係的「一國兩制」原則的原型。
也就是說,無論中國怎樣譴責西方國家殖民統治的遺產,它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也曾是一個帝國主義大國,香港在中華帝國的生活也是以殖民地開始,伴隨著血腥的征服。1997年,香港被英國移交給中國,標誌著它至少第三次受到中國這個中央王國的主權統治。
香港人可以很快辨認出殖民主義的做法。
北京和香港的政府領導人,以及香港比較聰明的共產黨支持者,都意識到了這個認知問題。舉例來說,他們希望修改香港學校中的中國歷史課程,使之與大陸保持一致,這個問題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這樣施加雙倍政治洗腦不太可能達到目的。2012年,在香港推廣這項所謂愛國主義教育的嘗試引發了名為「學民思潮」的抗議運動,後來成為2014年雨傘運動的一部分,反而催生了如今各種新政黨的產生,它們主張香港實現不同程度自治。
前不久,北京試圖讓香港政府懲罰不尊重中國國歌的行為,似乎也適得其反。各院校的學位授予典禮上,畢業生們接連對國歌表示不屑,即便這樣做可能危及他們在中國大陸企業主導的就業市場上的前景。對中國共產黨的蔑視正延伸到中國的一些國家象徵。
然而,儘管北京和香港分裂主義者之間的政治分歧在加深,但傳統民主派似乎正在失去動員抗議的力量。某些問題在過去肯定會成為熱點,但現在只能吸引少量人士走上街頭抗議。整個秋季,一個自稱「關注組」的團體在主要民主黨派的支持下,呼籲進行各種遊行,反對在香港的一個新火車站實施中國的邊檢法律,但是只有幾百人參加。
這種脫節暴露出民主派陣營內部的分歧。這裡的民主人士基本上都痛恨中國的威權政府、它的恃強凌弱以及對香港自治的干涉。然而,在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和香港人身份本質上,他們持有不同看法。
前不久,香港大學進行了一項民意調查,詢問當地居民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還是「中國人」。在18歲至29歲的受訪者中,有近70%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只有0.3%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這是自1997年8月首次進行此項調查以來最低的數字。在所有年齡組中,近68%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只有不到31%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在2008年中期,認為自己是後者的人比認為自己是前者的更多。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似乎不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2017年夏,「佔中運動」(「雨傘運動」的前身)的發起人、社會學家陳健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中國的民族主義要求他「克制對香港的民主和自由的追求」,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叛國」。只要如實面對這座城市的歷史就會知道,他的立場是無可指摘的。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低端人口單身狗

先有老粗堂阿哥接完魔術師出院,在魔術師家中睇見新聞報導話「爭取延長男士侍產假」大爆粗口D9(見《出院後記》),再到深圳堂家姐企圖幫魔術師拉紅線(見《與蝗妹對話》),儘見呢個社會口講「平機」,其實暗地裡「家庭岡位歧視」都幾嚴重:


2018年1月7日 星期日

長者退憂屋

富爺爺富嫲嫲回流退休,搬入大西北,為咗吸引孫仔孫女來探望,竟然不惜工本以2,000萬掃入連天台複式單位,可以一齊燒烤咁話!乜依家呢類CCTVB膠劇結局橋仲會吸引到班細路嘅咩(37:28—48:00)?
樓盤傳真 2017/12/16 2017/12/16 23:15

元朗尚悅‧方以三高姿態開盤,高呎價、高按揭成數、高管理費,無視美國加息及香港拆息逼近1.1厘的九年高位。而長沙灣傲凱、及將軍澳MONTEREY,同樣高溢價開售,均銷情冷淡。
新地北角海璇開標,逾五萬元呎創出港島東住宅呎價新高,卻有部分傳統低密度住宅落後大市。翻查又一居過去一年成交,國語拼音客絕跡,是否與樓價落後有關?
新地西營盤明德山入伙,驗樓單位325呎,樓價800多萬,而同款單位月租22,000元,租住會否更划算?歸納新地當日提供的按揭方案,供租大比拼找出答案。
退休夫婦,由外國回流返港,為的是多與兒孫共聚,搬入元朗峻巒,享受屋苑綠化環境,設計也要以共聚天倫為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