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手工啤酒(上)

魔術師係咁意讀過兩年石士學位的鄉大新聞系早前傳來電郵,話有個手工啤酒興趣班玩。魔術師見新年期間無乜嘢忙,便又報名試下。
出乎意料之外,去到竟然係由前主播張宏艷(左)幫手登記,估唔到佢會落手落腳做呢啲「粗重嘢」:

呢個就係釀酒的過程喇:

材料早已分配好:

呢粒就係啤酒花,咬咗半粒,只覺苦過弟弟:

成個釀酒過程都要煲成兩個幾三個鍾,所以導師有時間講下啤酒的歷史、知識、同埋又「品下酒」咁。其中試飲咗以下呢幾隻,左至右由唔好飲到好飲,大概以 Hoegaarden 做分界線,味道開始「有分別」,到 Chimay(修道院啤酒之一)的黑啤就更有口感,始終以味道上多些層次的 Ale 係好過 Lager。

圖中的就是導師,幾OK:

仲即場示範人手入樽封蓋:

釀酒係以小組形式進行,呢一樽魔術師就同其他兩位組員的「產品」,仲要放多約4個星期,差唔多農曆年前後就有得飲:

當然最後就係 Group photo,由魔術師揸機,估唔到差唔多成班都係盛女,男生連魔術師都只係得四丁友吧?

11 則留言:

  1. 哈,我未飲過Hogaarden,第一次聽到呢個牌子,竟然是通過呢個故事:

    http://evchk.wikia.com/wiki/東莞的森林
    二章 八節 (一)

    侍應拿了兩個餐牌過來 餐廳不提供什麼常餐或set dinner 但食物大致跟香港差不多 望著餐牌大約一分鐘 還是未有什麼心水 因為餐牌的食物種類實在太多 跟桑拿一樣 選擇多了 自然要求多了 選定後 總會心大心細 人就是這麼的犯賤

    James提議先叫兩支啤酒 我問他這裏會不會有Hogaarden 他回應了我一句 “你都痴尻線” 我不太滿意他的答案 如果他覺得這裡不可能有Hogaarden 說一聲 “無” 就可以了 比較簡單清楚

    //估唔到差唔多成班都係盛女,男生連魔術師都只係得四丁友吧?

    另外三個似乎係帶女來的...咁魔兄會唔會被女圍呢呢呢呢呢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James

      呢個名已被妄民污名化.

      //咁魔兄會唔會被女圍呢呢呢呢呢呢

      我只能化身侍酒男.

      刪除
  2. 醉翁之意不在釀噃。个大玻璃樽个红膠蓋好似係易变质果種,唔夠 pro 咁。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个大玻璃樽个红膠蓋好似係易变质果種,唔夠 pro 咁。

      聯誼下啫.

      刪除
  3. 成個過程玩咗幾耐?

    回覆刪除
  4. 魔術師似係前排黑衫男子...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由魔術師揸機//
      咪儍! XD XD

      刪除
    2. 嘿, 我又點會咁易現真身? XD

      刪除
  5. 可能新聞系女多男少?

    回覆刪除